应用案例

  • 应用案例(细胞计数仪-SOL COUNT):全自动半导体式细胞计数仪如何计算细胞存活率

    Sol Inc. 是一家具有创新技术的韩国生物科技公司,公司生产半导体无透镜传感器。 Sol Inc 开发了一种技术,用于评估和校准生物和医疗设备产品的半导体传感器和传感器模块,该技术基于一种只使用半导体而不使用光学透镜的无透镜光学传感器。SOL COUNT全自动细胞计数仪是一种可以同时对多种细胞类型进行自动计数的新技术。SOL COUNT全自动细胞计数仪采用无透镜LED光学和CMOS传感技术,快速准确地测量细胞总数、活细胞和死细胞数量,并且实施快速存储和传输数据。此外,还可以同时测量两种细胞。

    6 2022-01-16
  • 应用案例(质量光度计-OneMP):质量光度计在测量蛋白-蛋白相互作用方面的应用

    生物分子间的相互作用在每个生物过程中都起着关键的作用。质量光度法是在低浓度下定量相互作用的理想选择,其主要优点是它可以检测溶液中存在的生物复合物。分子质量是一个最常用的数据,可以反应出生物分子和生物分子复合物的多种性质,包括同质性,结构完整性和活性的。这意味着质量光度计不仅可以用于简单的纯度测定,还可以用于活性和结合的评估,提供的多种数据,与其他技术验证结果也保持一致。

    177 2021-11-29
  • 应用案例(质量光度计-OneMP):质量光度计在测量SARS-CoV-2方面的应用

    质量光度计定量了溶液中生物分子的质量分布。它在分析低聚态和定量蛋白-蛋白相互作用方面的用途被用于研究突发性SARS-CoV-2病毒的刺突蛋白及其与ACE2受体的相互作用,这被认为是病毒进入人类细胞的主要途径。当前SARS-CoV-2大流行的出现引发了大量与冠状病毒进入宿主细胞机制有关的功能和结构研究。刺突糖蛋白通过与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紧密相互作用,形成从病毒表面突出的同源三聚体,作为刺突蛋白的功能受体。该蛋白随后被宿主蛋白酶裂解,从而通过广泛的不可逆构象变化激活该蛋白进行膜融合。

    0 2021-11-29
  • 应用案例(灌流式细胞代谢分析仪-IMOLA):一种用于监测3D球体细胞团的代谢参数的新型芯片系统

    基于传感器的细胞微生理监测系统是一种非侵入性,无标签的技术,对活细胞进行实时监控,既可以去除生化标签的影响,还可以极大地提高毒理学检测的可预测性。在这个体外诊断智能移动实验室(IMOLA-IVD系统)中进行细胞培养,生成三维球体细胞团,进行微生理测量。使用3D打印机,在单个生物芯片上微加工制造出3X3微孔阵列,维持之前培养的9个HepG2三维球体细胞团。球体上面和下面的整合层结构设计,允许微孔中球体与生物芯片传感器的液体触和,同时防止球体被培养基灌注清洗走。优化的球体培养方案,在球体的直径大约620μm时,转移到生物芯片。IMOLA-IVD平台的生物芯片整合了ON/OFF泵循环设置,优化微孔中球体的培养,间歇向球体灌注新鲜培养基,测定细胞外酸化速率(EAR)和耗氧速率(OUR)。

    14 2021-11-25
  • 应用案例(灌流式细胞代谢分析仪-IMOLA):芯片上的皮肤:通过自动气液界面测量跨上皮细胞层电阻和细胞外酸化率

    皮肤是人体重要的器官,在保护人体内部器官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人们进行了大量的工作来创建人造表皮模型进行体外皮肤毒性试验。这些组织模型被称为重建人表皮细胞模型(RhE),被用于在制药、化妆品和环境领域中评估皮肤接触外源性物质的毒性研究。在这里,我们提出了一个无需标记的解决方案,它利用了IMOLA-IVD,一个无创、基于传感器的平台,检测多孔膜上RhE细胞模型和贴壁细胞的跨上皮细胞层电阻(TEER)。首先在聚碳酸酯膜上培养小鼠成纤维细胞作为测试模型,使用定制的生物芯片封闭腔小室,以及双微流道结构,用于培养基溶液的连续自动灌流。检测L929细胞的胞外酸化速率(EAR)和跨上皮细胞层电阻(TEER)。通过该平台监测RhE细胞模型的TEER超过48小时。TEER和EAR测试表明,该平台可以长时间稳定培养芯片上的皮肤细胞模型,监测代谢参数,以及组织降解。

    40 2021-09-18
  • 应用案例(类器官培养仪-HUMIMIC):在多器官芯片平台上模拟人的呼吸道

    Tissuse建立了广泛应用的人体类器官芯片培养系统HUMIMIC Multi-Organ-Chip (MOC)平台,可以在体外实现功能性的人体组织反应。PMI(菲莫国际)的InHALES吸入技术结合TissUse的专有的多器官芯片(MOC)平台,使功能人体组织的吸入暴露在内稳态的微小规模的体外。新型集成测试平台将允许对肺模型进行急性和亚慢性测试,并结合微型化的人肝等效物,从而能够评估对肺上皮生物屏障的局部影响、物质进入血液循环以及最终的全身影响。总之,HUMIMIC–InHALES将提供一个高度预测模型,用于评估吸入气溶胶及其成分(如环境毒素、烟雾颗粒、空气传播病原体和可吸入药物)的呼吸道毒性和全身人体影响。

    63 2021-06-25
  • 应用案例(质量光度计-OneMP):质量光度计在核酸方面的应用

    质量光度法定量了溶液中生物分子的质量分布。它在分析低聚态和定量蛋白-蛋白相互作用方面的用途被用于研究突发性SARS-CoV-2病毒的刺突蛋白及其与ACE2受体的相互作用,这被认为是病毒进入人类细胞的主要途径。当前SARS-CoV-2大流行的出现引发了大量与冠状病毒进入宿主细胞机制有关的功能和结构研究。刺突糖蛋白通过与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紧密相互作用,形成从病毒表面突出的同源三聚体,作为刺突蛋白的功能受体。该蛋白随后被宿主蛋白酶裂解,从而通过广泛的不可逆构象变化激活该蛋白进行膜融合。在这里,我们提出了一种基于质量光度法的分析方法,可以了解穗状糖蛋白的寡聚态、与ACE2的相互作用以及直接与ACE2作用的受体结合域(RBD)的构象状态的一些关键方面。这些rbd可以是“向上”构象,可以与ACE2相互作用,也可以是“向下”构象,不可能相互作用。

    18 2021-06-22
  • 应用案例(灌流式细胞代谢分析仪-IMOLA):在芯片上测量人 3D 组织的代谢学参数

    微生理测量已被证明是用于监测活细胞能量代谢以及细胞间相互作用的有利工具,该技术之前主要用于监测二维的单分子细胞层。最近,我们的研究小组发现,微生理测量也可以自动检测皮肤3D培养物的胞外酸化速率和跨上皮电阻值(TEER),该培养物是培养在3D打印的封闭的生物芯片之中来维持气液界面(ALI)。在这项工作中,我们提出了一种优化的多通道芯片用于监测商品化的3D小肠组织模型的TEER。实验持续1天,60分钟为重复周期,每个周期包括三个阶段:(1)维护气液界面(ALI);(2)加入测量介质或者试验物;(3)清洗。初始平衡8小时后,加入细胞毒性和屏障破坏的化学物质(0.2%十二烷基硫酸钠),导致TEER随时间变化逐步降低,而以前传统的细胞毒性测量方法是无法监测到这种变化的。这项工作证实了使用自动气液界面(ALI)的多通道实时三维肠模型的TEER监测技术的可行性。培养的人体组织结合智能移动检测技术,为在体外诊断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前景的研究工具,特别是在毒理学,细胞代谢研究,药物吸收等研究领域。

    40 2021-06-21
  • 应用案例(类器官培养仪-HUMIMIC):在多器官芯片平台上模拟人体血管系统

    我们类器官培养系统--- HUMIMIC的多器官芯片平台(MOC)有助于正在进行的体外物质测试系统的发展,最终目标是取代动物模型。双器官平台(2OC)包括独立的电路,每个电路包含两个独立的培养腔,可用于任何3D组织构建的组合。这些空腔通过微流体通道相互连接。集成的芯片上的微泵提供微升规模的脉动血流循环。每个流路仅有600 μL的微量体积,可通过丰富的介质在培养腔之间实现自分泌和旁分泌的交互调节。
    人造血管在这个测试平台中非常重要。这不仅是因为它们在供应组织方面的作用,而且作为内皮屏障与介质成分相互作用,并调节其向下层组织的扩散。尝试在培养腔内重建连续的单层内皮细胞。

    296 2021-03-03
  • 应用案例(便携式4通道SPR仪-P4SPR):便携式SPR仪的优势

    在临床和研究应用中,需要一种简单、快速、敏感的诊断、筛选和分子表征工具。人们需要一种便于使用、成本低、速度快、便于携带的便携式设备。它也应该提供一个高度敏感和特异性的实时[1]检测。一种便携式表面等离子体共振(SPR)仪器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自从Biacore在1990年将其第一款SPR仪器商业化以来,已经有其他制造商进入了SPR仪器领域。SPR仪器大多卖给大型制药公司用于药物发现。许多这些商业仪器需要训练有素的人员来操作,而且不容易获得,特别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看。因此,我们开始看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便携式SPR仪器被引入生命科学市场。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便携式SPR仪器与大型和高通量商业SPR系统的区别和优势。

    65 2021-02-05